渤海保護,挑戰有多大?

發表時間:2021-10-28 來源:《中國生態文明》雜志;作者:張劍智,宋文鵬,張澤怡,周雨寶

渤海保護,挑戰有多大?
——渤海生態環境問題分析及推進渤海生物多樣性保護的思考
文| 張劍智?宋文鵬?張澤怡?周雨寶

 


圖片
2021年7月,《生物多樣性公約》秘書處公布了新的《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樣性框架》初稿,明確要加強海洋生物多樣性保護,提出確保對全球所有陸地和海洋區域進行包括生物多樣性在內的綜合空間規劃,以應對土地和海洋利用的變化;還提出要采取保護措施,使全球陸地和海洋區域中至少30%的區域得到保護。

渤海是我國唯一的半封閉內海,生態環境脆弱?!笆濉?時期,我國渤海綜合治理攻堅戰主要目標任務完成,渤海生態環境質量持續好轉,但是從渤海生態環境的整體性來看,仍然面臨著一系列問題。落實《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樣性框架》目標,深入分析渤海環境治理歷程及海洋生物多樣性保護面臨的挑戰,完善渤海環境綜合治理和生物多樣性保護有關制度,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圖片

 

 

一、渤海面臨的主要環境問題不容樂觀

 

環渤海包括遼寧、河北、山東及天津等三省一市,承載著重要的生態、經濟和社會功能。環渤海沿岸140余條河流注入三大水系(遼河、黃河、海河)和三大海灣(遼東灣、渤海灣、萊州灣),形成了遼河口、黃河口、海河口三角洲濕地。渤海生態系統類型多樣、地質地貌類型復雜、海洋生物多樣性豐富,是國際候鳥重要的遷徙中轉地。

 

近幾十年來,渤海經濟迅速發展,海洋資源開發強度高,生態系統遭到破壞性使用,陸源污染物排放總量居高不下,海洋水質不容樂觀。2019年8月,審計署發布的環渤海地區生態環境保護審計結果報告指出,渤海水質狀況總體上有所提升,但是部分海域的生態環境問題仍較為嚴重,錦州灣、萊州灣等海洋生態系統處于亞健康狀態?!?020年中國海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渤海未達到第一類海水水質標準的海域面積為13490平方公里,劣四類水質海域面積為1000平方公里。

 

1.大規模圍填海導致渤海自然濕地喪失,存在明顯外來物種入侵現象

 

有關統計數據顯示,2008~2017年,渤海三省一市圍填??偯娣e為69.1萬公頃,其中已填埋成陸地的面積為55.6萬公頃,圍而未填的面積為12.7萬公頃,批而未填0.8萬公頃。其中,天津市的圍填海面積最大,其次是遼寧省。1980?2017年,環渤海自然濱海濕地面積減少,人工濕地面積大幅增加,渤海海草床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退化現象嚴重,部分海灣海洋生物多樣性群落也發生了變化。近5年來,大連、秦皇島海域水母數量大幅度增加,渤海灣、黃河口和萊州灣均存在互花米草入侵現象。

 

2.海洋開發強度不斷加大,過度捕撈導致漁業生物資源量、群落結構等改變

 

根據中國海洋經濟統計公報,2004?2017年,環渤海地區海洋產業生產總值始終保持高速增長,海洋漁業、海洋交通運輸業、海洋油氣業、海洋船舶業及濱海旅游業發展迅速,給渤海海洋生態環境帶來了很大風險。自1980年以來,渤海捕撈漁船功率不斷增加,漁獲量迅速上升,過度捕撈現象嚴重。目前,渤海漁業資源總量大幅度降低,漁業資源衰退嚴重,漁業資源結構發生明顯變化,除小型甲殼類和食草性魚類生物量有所上升外,其他經濟類生物如頂級捕食魚類、底棲魚類和底層高價值魚類的生物量都有大幅度降低,有些種群甚至接近消失狀態,重要漁業資源已不能形成魚汛。

 

3.渤海近岸海域受到不同程度的環境污染,赤潮頻繁發生

 

在渤海的主要河口和海灣中,遼河口附近海域受污染程度最嚴重,嚴重污染海域面積占42%;其次為錦州灣和渤海灣,嚴重污染海域面積分別占31.3%和26%;萊州灣、黃河口附近海域和灤河口-北戴河附近海域受污染狀況總體較輕。錦州灣海域受到氮、磷、石油類、磷酸鹽、汞、鉛、鋅等污染,沉積物中受鎘、鋅等重金屬污染較重。2008?2018年間,渤海共發生赤潮91起,累計赤潮發生面積約21579平方公里,其中1000平方公里以上的大規模赤潮4起。且近年來呈現赤潮面積增大、持續時間長、新型藻種和有毒藻種頻現等,降低了海洋環境質量,一些珍稀物種瀕臨滅絕。

 

 

二、渤海環境治理及生物多樣性保護現狀

 

1.出臺了一系列法律法規

 

我國高度重視海洋環境保護工作,通過頒布、修訂或修正《環境保護法》《海洋環境保護法》《水污染防治法》《海域使用管理法》《防治海洋工程建設項目污染損害海洋環境管理條例》《自然保護區條例》等,積極推進海洋環境綜合治理及海洋生物多樣性保護工作。2017年修訂的《海洋環境保護法》明確了環保、國土、海洋、海事、漁業等相關行政主管部門的職責,強調國家在重點海洋生態功能區、生態環境敏感區和脆弱區等海域劃定生態保護紅線,建立并實施重點海域排污總量控制制度;要求國務院和沿海地方各級政府采取措施,保護紅樹林、珊瑚礁、濱海濕地、海島、海灣、入海河口、重要漁業水域等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的海洋生態系統,珍稀、濱海海洋生物的天然集中分布區等。

 

根據《海洋環境保護法》,遼寧省、天津市先后修正了地方法規?!哆|寧省海洋環境保護辦法》(2019年修正)明確,開發利用海洋資源,應當根據省海洋主體功能區劃、海洋功能區劃和海洋環境保護規劃合理布局,并嚴格遵守海洋生態保護紅線和補償機制以及海洋保護區規定;入海河口、濱海濕地、自然岸線、砂質岸線、漁業水域等重點海洋生態功能區、生態環境敏感區和脆弱區等海域,由省政府劃定生態保護紅線?!短旖蚴泻Q蟓h境保護條例》(2020年修正)強調,在重點海洋生態功能區、生態環境敏感區和脆弱區等海域劃定生態保護紅線,實現嚴格保護。

 

2.制訂總體規劃,推進綜合治理攻堅戰

 

2001年10月,國務院正式批準《渤海碧海行動計劃》。這項計劃總投資555億元,實施427個項目,主要包括城市污水處理、海上污染應急、海岸生態建設、船舶污染治理等內容。2001年,國家海洋局制定了《渤海綜合整治規劃》《渤海沿海資源管理行動計劃》《渤海環境管理戰略》等?!恫澈>C合整治規劃》分兩步實施,第一階段2001?2005年,實現重點海域生態環境損害基本控制;第二階段2006?2016年,形成渤海經濟、社會和海洋資源、環境協調,持續發展的格局。

 

2006年8月,我國發布《渤海環境保護總體規劃》(2008-2020年),提出了2012年目標和2020年目標。2020年目標主要包括:實現重點類型海洋功能區達標率90%以上,制定并實施陸海污染物總量控制方案,入海污染物排放總量COD消減至80萬噸,入海水量增加40億立方米。近年來,河北、天津、山東、遼寧等地海警總隊及漁業主管部門開展了伏季休漁聯合執法行動,嚴格執行休漁制度。2018年12月,我國發布《渤海綜合治理攻堅戰行動計劃》,明確開展陸源污染治理行動、海域污染治理行動、生態保護修復行動、環境風險防范行動等四大攻堅戰的量化目標及具體舉措,提出到2020年,渤海近岸海域水質優良(一、二類水質)比例達到73%,自然岸線保有率保持35%左右,濱海濕地整治修復規模不低于6900公頃等強制性指標。

 

 

三、促進我國渤海生態環境綜合治理對策建議

 

1.制訂專門針對渤海環境治理的法律法規

 

國家及環渤海地區省、市人民政府高度重視渤海環境污染及生物多樣性退化問題,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法規,發揮了積極作用,但是現行有關海洋環境和生物多樣性保護法律法規的相關條款原則性較強,多為宏觀調控,存在針對性和可操作性較弱的問題。

 

為落實《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樣性框架》海洋保護目標,針對渤海的半封閉性內海性質,結合其地域特征、海洋生物多樣性保護現狀及核廢水的可能影響,可借鑒《長江保護法》,在國家層面盡快出臺專門針對渤海生態環境的專門法規,明確環境、資源、海洋等主管部門及三省一市的各級主管部門、企業等的職責,重點完善渤海環境監測制度、海洋生態紅線制度、信息公開制度、生態補償制度、休漁制度、區域限批制度、核廢水影響評價制度等制度體系,加強沿海和海洋自然保護區建設,為統籌渤海的綜合治理和海洋生物多樣性保護提供法律和制度保障。

 

2.轉變渤海生態環境治理思路

 

渤海生態環境治理及生物多樣性保護是一項整體性、系統性的長期工作。渤海生態環境綜合治理需要實現三個轉變,分別是:從分工協作跨越到陸海一體,從推進區域治理項目跨越到以生態修復為基礎的綜合防治,從生態經濟建設示范跨越到區域開發與保護統籌協調發展。

 

一是建立銜接陸海污染防治的環境監測體系。以提高海洋環境質量及改善海洋生態系統服務功能為出發點,從海洋-陸海綜合治理的角度出發,完善海洋、流域水監測方法、評價方法及制訂相銜接的污染物減排指標。

 

二是強化區域之間多部門聯合執法。明確環境、資源、海洋、農業等各個部門的職責范圍,完善海洋環境污染事件預警機制,增強協調配合意識,實現各地區之間執法的優勢互補。

 

三是加強海洋保護區和濕地公園建設和管理。加大渤海海洋生物多樣性保護科研投入,完善海洋保護區和濕地公園的建設和管理,保護好珍稀物種。

 

3.提高海洋生物多樣性保護意識

 

近20年來,隨著海洋經濟的快速發展,我國涉海就業人數逐年攀升,龐大的涉海群體、分散化的涉海產業給海洋環境保護工作帶來嚴峻考驗。針對渤海環境污染、生物多樣性退化情況及核廢水的環境影響,應加大海洋環境保護和生物多樣性政策法規的宣傳力度,組織多種形式的培訓,提高海洋環境、生物多樣性保護及應對核廢水海洋影響的意識。

 

4.關注日本核廢水排海對渤海的長期影響

 

2011年發生的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是迄今為止全球發生的最嚴重的核事故之一,對海洋環境和生物多樣性造成嚴重影響。渤海與日本在地理位置上相鄰,對于日本將核廢水排入海洋的行為,相關部委、地方各級政府應組織有條件的海洋環境科研機構、高等院校等開展有針對性的長期監測及評估,為我國參加《生物多樣性公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及《防止傾倒廢物和其他物質污染海洋公約》等談判及雙多邊合作提供技術支撐。

 

(作者:張劍智,生態環境部對外合作與交流中心政策研究部主任專家、研究員;宋文鵬,國家海洋局北海環境監測中心副主任;張澤怡,生態環境部對外合作與交流中心政策研究部工程師;周雨寶,生態環境部對外合作與交流中心黨委辦公室副處長。周雨寶系本文通訊作者。原標題為《渤海生態環境問題分析及推進渤海生物多樣性保護的思考》)

 

相關鏈接

国产成人综合日韩精品无码